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百姓护照 >龙七公:垃圾围城 >

龙七公:垃圾围城

废物处理刻不容缓

在民意高涨的年代,并不是单靠议会内点算票数便可,因为议会内的盟友基础薄弱,在一些会影响未来选情的议题上,各方自然会对政府这个便宜的箭靶大加鞭挞,政府弱势不易扭转。在现有堆填区扩建暂时无法进行之际,垃圾围城之说就愈来愈令人担心。现时香港製造家居垃圾的人均数量,已是亚洲城市中的领导者,废物处理已是刻不容缓。在废物的处理上,我们必须在堆填、源头分类、焚化和填海中一併进行,否则单靠一样并不足恃。

堆填是香港一贯以来处理垃圾的方法,以前这个办法行得通,主要原因是人们的民权意识不若今天般高,议会上对政府的反对声音不强,政府以简单的堆填来解决垃圾自是解决之道。可是当一个个的堆填区相继关掉之后,香港已没有多大的空间去进行大规模的堆填,要开闢新的堆填区简直是癡人说梦。

本来堆填区的如意算盘是,在堆填区饱和后将之关闭,并且用来绿化后作公众休憩之地,现在佐敦谷和茜发道的休憩场所,前身都是垃圾堆填区。从堆填区的使用来说,假如可以将之扩建,将来在关闭后产生的绿化地带会更多,问题是堆填区不是一时三刻便会饱和关闭,在这之前附近居民会饱受垃圾困扰。站在居民的角度看,堆填区多一天的存在就是多一天的折磨,要他们忍受更长的堆填区运作日子简直不可能。

源头减废是一个很漂亮的口号,不少环保团体都表示,现在不少运往堆填区的垃圾,假如可在製造垃圾源头时加以分类回收,是可以做到源头减废的目标,堆填区的压力也不会如今天般大。

源头减废难解困局

然而,源头减废顶多是将垃圾量减低,即使政府实施垃圾徵费但城市垃圾还是无法完全消除,我们顶多只是将垃圾运往堆填区的速度减慢而已。有些环保团体表示,源头减废已可将垃圾製造速度降低,从而令堆填区的寿命增加,所以堆填区可以不用扩建,可是这只是将问题暂时稳住而已,垃圾还是有一天让堆填区填满的时候,源头减废在口号上很漂亮,但在人口增加和经济持续发展下,源头减废并不可能解决垃圾围城的困局。

兴建焚化炉有其必要,因为只有通过垃圾焚化,才可以将垃圾量大幅减低,现时的焚化技术可以将原来的垃圾烧成百分之一的剩余物,可以大幅的将垃圾量减少。且焚化后的灰烬很少,即使运往堆填区倾倒,也不会造成很大压力,因为堆填区的寿命已增加了一百倍,这比源头减废更有效。当然,我们不是因为焚化炉便可以随心所欲的製造垃圾,而是在无法可施的情况下,焚化炉已是不可不行。而且,焚化后的灰烬更可以用来填海製造新的土地,所以笔者才会说堆填、源头减废、焚化和填海是多维的垃圾处理方案,在这一套措施中,四者都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儘管如意算盘是这样,要大众接受并不容易,人们对堆填区有歧见,人们对垃圾徵费有意见,人们对焚化炉有偏见,人们对填海有异见,总之要人们接受这套方案并非容易,更多的是各方人士为自己利益的盘算,政府不作出妥协看来很难过关。

苏伟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