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百姓护照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美国洛杉矶 华特・迪士尼音乐厅

设计一座美术馆或博物馆,相信是许多建筑师毕生的梦想。这些由大大小小空间组成的艺术品,除了呼应基地环境和满足使用机能外,外观形式的创新与美学考量则是更上一层楼的课题了。

音乐厅的设计难度可能更高,还必须考虑到环场音效与观众席的视线。曾在一本书上看到,据专家学者研究指出,认为「葡萄园台地」式的音乐厅应该位于长130英尺、宽200英尺的混凝土方盒子内,而且墙壁与屋顶都要呈一定斜度。

建筑造型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Frank O’ Gehry(法兰克・盖瑞),1988年为美国洛杉矶设计了一座华特・迪士尼音乐厅,记得十几年前到美西旅游,当时便对这座建筑物留下深刻印象,扭来折去的外观非常解构,完全背离了传统建筑物的伦理。许多评论者说他炫技,为了表现而表现,后来陆续读到一些文章,才知道酷炫的外表下藏有周全的心思,原来那些状似波浪的量体,并非刻意创造出来的形貌。

前面提到设计音乐厅的「葡萄园台地」理论,Frank O’ Gehry为了缓和十层楼高的建筑量体所带来的街景冲击,于是用帆状物将建筑物包裹起来,包在皮层里面的除了音乐表演厅,还容纳了大厅、咖啡厅、非正式的表演场地以及户外露台,只是他选择用比较炫丽的外型让人眼睛一亮。里子面子都兼顾,形式与机能合而为一。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柏林爱乐音乐厅「葡萄园台地」式座位配置法

还有一个例子是柏林爱乐音乐厅,由德国建筑师Hans Scharoun(汉斯・雪龙)于1956年的竞图案设计。突破一般观众面向舞台的排排坐传统,将观众席打散到四处,并且不规则配置到多个区域,就像葡萄园台地的作法,不但解决音场问题,同时让观众有趋近舞台的临场感。帐篷般的不规则外观,完全因应内部空间而设计,据说伟大的指挥家卡拉扬带领的柏林爱乐交响乐团,对于能常年在此演奏感到无上荣耀。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柏林爱乐音乐厅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纽约第七大道的卡内基音乐厅

记得某次欣赏一张很精彩的DVD,由众多爵士乐手向Clint Eastwood(克林伊斯威特)致敬的一场音乐会《After Hours》,地点在纽约第七大道的卡内基音乐厅。节目尾声的访问中,乐手们一致认为,此生能到卡内基音乐厅表演是梦寐以求,足见表演场地对艺术家的肯定有多幺重要。先解决机能问题,再考虑它外部的长相,「Form Follow Function」(形随机能而生)不仅适用于住宅,也对应大多数的公共建筑,说到底,房子合该用来服侍人的,内在好更胜外在美。走笔至此,不知我们那座由伊东豊雄设计、刚落成启用的台中大都会歌剧院音响效果如何,衷心希望它是一次内外兼修的创举。 

一座音乐厅的诞生

台中大都会歌剧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