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希望远去时 殉职摄影记者留下阿富汗的曙光与

2020-04-24 自然观察

1998年,马雷(Shah Marai)加入法新社,是驻阿富汗特约记者。20年来,由菲林相机到数码相机,从特约记者做到首席摄影记者,马雷每日机不离身,纪录塔利班掌政前后,阿富汗人民生活的曙光与晦暗。

新闻记者是塔利班政权的眼中钉。无论是首都喀布尔抑或南部城市坎大哈,马雷行走阿富汗各地採访,都必须小心翼翼。他曾经写道,「每次拍摄採访时,必定要穿着当地传统服饰Salwar Kameez,手上的小型相机必定以围巾包好,紧握在手,避免别人发现。」于是,阿富汗战乱后的黄沙、尘暴,战场爆炸后的熊熊烈火,以至坦克的迷彩,有关阿富汗的颜色和影像,马雷都逐张纪录下来。他历来于阿富汗拍下的纪实照片,不下1.8万张。

每次出门採访也好,回家也好,萦绕在马雷心裏的都是不安和焦虑。每次採访,马雷随时有可能遇上自杀式炸弹袭击,若不幸殉职,就会遗下妻子和6名子女,这是他每天所牵挂的。他的同事和其家眷,曾在炸弹袭击中丧生。

马雷的忧虑不幸应验,周一(30日)他赶到喀布尔採访一宗爆炸事件时,遇上针对记者的炸弹袭击,马雷与另外9名记者丧生,留下妻儿与纪录着阿富汗近20年来变化的照片。马雷长年在外拍摄,感受记述在他于2016年撰写的一篇题为〈希望远去时〉(When hope is gone)的文章裏。

塔利班去后 短暂的美好时光

马雷当特约记者之前,塔利班政权已于1996年控制阿富汗九成地区。塔利班属于逊尼派,源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人民施行酷刑,打压妇女。例如女性未有男性陪同下,不可独自上街。阿富汗人民早困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旗帜下,马雷入职后拍摄的,不少是当地居民的伤痕、血泪和建筑物的裂纹。

2001年,与塔利班政权关係密切的盖达组织领袖拉登,策划911恐怖袭击:两架恐怖分子骑劫的客机,分别撞向纽约世贸中心双塔,大楼在2小时内倒塌,逾2700人死亡;美国国防部所在的五角大楼亦遭另一架客机撞击。盖达组织承认责任,拒绝交出主谋拉登,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殊决定出兵阿富汗报复,阿富汗战争一打,至今17年。

有一次,马雷在前线战场採访,几乎中了美军向盖达组织「首都」坎大哈投下的炸弹,令他不敢随便外出。其后,他带着在战地拍得的6张照片回办公室,期间遇上一班塔利班武装分子,其中一人向马雷说:「你听着,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打算开杀戒,但立刻在我面前消失!」马雷小心藏好相机,匆匆离开。

马雷忆述,阿富汗人民长年受塔利班压逼,对于美国和盟军驱逐塔利班政权抱有盼望。从他拍摄的照片可看到,美军攻陷喀布尔后,女性和外国人走上街头;儿童在路旁游戏,你追我躲,满面笑容,东西南北,人民来去自如...... 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土耳其的士兵在街上巡逻,维持治安。马雷忆述,士兵向当地居民打招呼,当时拍下的纪实照片,城市虽残破,气氛却难得轻鬆。塔利班被击退后,世界各地的记者纷纷赶至,喀布尔一时间亦成为「记者之城」。

久历生死边缘 前线记者拼命守护战地光影

马雷镜头下的好景不常。2004年起,塔利班捲土重来,游击战攻佔阿富汗多处地方,喀布尔失守,阿富汗其后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侵佔。马雷肩负纪实摄影的职责,继续走在前线,拍摄再度燃起的硝烟。战火下人心惶惶,人们对着镜头表现不再自然,甚至有前线记者被质问:「你是否外国间谍?」

多国军队在阿富汗与塔利班组织作战,伤亡惨重。2012年,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逐渐撤离阿富汗,但武装分子仍窜扰阿富汗各地,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一再押后撤军日期。战火未熄,包括马雷在内的记者,继续紧守纪实摄影的职责,不时要躲于水泥高墙和建筑物内,避过武装分子的汽车自杀式炸弹袭击。马雷遇害前,同事未及赶往支援,他对同事说「别担心,我在。」最终马雷与另外9名记者,在「伊斯兰国」策动的二次炸弹袭击期间殉职,再无法按下相机快门。

回溯马雷于2016年撰写的文章,他慨叹:「虽然阿富汗多处的建筑已经重建,店舖卖的算是应有尽有,但是那裏仍未见曙光......我从未感觉到生命如此无力,前路茫茫。这是令人焦虑沮丧的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艺术驱动科技|文化项目|关注咨询|网站地图 博万通官网 安博体育app AGin平台 金沙9170app 满亿国际app mg游戏送分 1xbet体育投注 凯发体育曼城 伟德国际手机客户端下载 sunbet官网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