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偶像运动会 >陈敏凤闪辞 徐国勇机要1个月腰斩 >

陈敏凤闪辞 徐国勇机要1个月腰斩

陈敏凤闪辞 徐国勇机要1个月腰斩

拥有丰沛的媒体经验资深媒体人、名嘴陈敏凤,担任行政院办公室机要职务仅1个月,如今却传出因健康因素请辞。(翻摄自陈敏凤脸书)

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10月上任后找来资深媒体工作者陈敏凤出任办公室机要,但徐国勇1日表示,陈敏凤基于健康因素已经辞职,立即生效。

徐国勇受访表示,陈敏凤因为家庭和健康因素辞职,他目前还没开始找继任人选。

陈敏凤1日也投书媒体,「为这一个月日子前因后果说个清楚明白」。

她表示,「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对我来说,一入公门也深似海。十年前后公务繁忙没有什么改变,但付出和回收的比例却相差甚远,不知道这八年的组改到底改了什么事,看到了之后吓了一大跳。把自己贡献给政府之后,我的生活和家人大概就大受影响,为了不要增加薪资倒退廿五年的统计数字,赶快脱离,才是小女子报国之道吧。」

陈敏凤也说,「偷偷告诉大家,如果只有我吓一跳就算了,可是连院长林全可也吓到了喔。他说了一句,如果这样,明天他也走了。谢谢院长的同理心,还有可爱的惊吓表情。」

她表示,「想想这个月,虽然脱离所谓名嘴生活,也依然是新闻素材,电视上还是常看到我的名字,不如就乾脆回电视圈了。」(涂鹏扬/综合报导)

陈敏凤投书全文(撷取自《联合报》)

11月1日不再当公务员,又回到记者陈敏凤的身份。这段日子拒绝很多旧友的「採访」,在此一併道歉,原因就只是谨守公务员的本份。也有很多新朋友想要聊聊天,想想,不如在今天给大家一份「交代」,避免大家麻烦,也为这一个月日子前因后果说个清楚明白。

这一份 「交代」要学习一下论文写作,先把回目说说,想看就看,不想看就挑着看,不必浪费时间。大概会分三部份,为何我会进去公务体系,这段日子最有感触的事情,以及我离开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不想强迫大家阅读下去,但暗示一下,最后一段最精采喔。

不过,还是调整一下好了,先讲讲公务体系最有感触的事情吧。

以前当政治评论员要牢记很多人名字,很多事件很多时间,当公务员一个月,处理突发及一些例行事务,忙得天昏地暗,你不太可能记住太多人名字,可能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要想一下。

进去公务系统,本来就是作幕僚,準备退出电视萤光幕,好好地发挥脑力,为国家贡献一番心力。没想到,上班一个月,足足闹了三条新闻,一个幕僚去留都成新闻,真是超乎想像。

第一则新闻就是我跟着徐国勇律师上班的时候,也许是新鲜感,或是两个都在萤光幕的人突然要走入幕后,有些新闻性,可接受。最后一则就是我要离职这回事,很多人说我像一个老草莓,嫌工时长;或者很多人会说我没有做好心理準备,是一只误闯森林的小兔子,所以一个月闪辞等等,这些批评,作为同业当然接受,「我骂人,人恆骂之」,这是政治评论员的铁律吧。

至于十月中旬时,我突然又成为新闻事件主角,还跟前总统府资吴澧培资政一起上新闻,则是千算万算不到的事。在我刚上任几天,吴资政来了一封信,向我表明他没有推荐谁跟谁,还说之前因为我是媒体人,所以尊重我评论的空间,没有深究,如今我作了公务员,则需要深刻反省,吴资政还把副本抄送我的主管。

碍于公务员身份,不要多惹麻烦,要学会谦让,于是我在几十年后,放弃电脑打字,提笔写信,吴资政可能是我第一个「笔友」。我向他表示,我应该没有说这样的话,确实的用语要调影带,印象中没有吴资政推荐那两位等,自然不可能讲出来。

但基于公务员低调谦逊的原则,我向吴资政解释,若引起他的误解,感到歉意。这如果还是媒体人时不太可能发生,我坚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就像法官要我交代消息来源,否则对官司不利一样,我也彻底遵守新闻伦理。

同时也跟吴资政提到我并不是好像得了好位子,做了 「官」,因为我十年前已经在交通部作过同样的事和位置,并不是官。这样的诚意,似乎也得到吴资政的谅解,所以我们两人作笔友的时间很短。

不过,没想到国民党立委费鸿泰的质询,又被吴资政点到名,我知道吴资政想什么,但的确不是那样,我也不方便公开回击,只因为我是公务员。但让我想起2000年一件事往事,那时,有人说自己没有五栋房子在夏威夷州,后来知道是在加州,最后输了选举。

对于公务体系,我并不陌生,也知道其工作的琐碎,也可能没有自我,只有团队,所以我并不是误闯的小兔子,没想到一个月还是新闻不断,想想也许缘分未到,但为何会有这一个月的经历呢?

好奇翻翻偶尔会看看的命盘,惊讶的发现,十年前那一格跟今年十月是同一格局,但如果加上一些化禄化权化科化忌,自然就会短短一个月有那么多的事。好吧,这是宿命吧,当大家可以不接受,但这对我就是一个答案。

最后啰,就是我离开的前因后果。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对我来说,一入公门也深似海。十年前后公务繁忙没有什么改变,但付出和回收的比例却相差甚远,不知道这八年的组改到底改了什么事,看到了之后吓了一大跳。把自己贡献给政府之后,我的生活和家人大概就大受影响,为了不要增加薪资倒退25年的统计数字,赶快脱离,才是小女子报国之道吧。

偷偷告诉大家,如果只有我吓一跳就算了,可是连院长林全可也吓到了喔。他说了一句,如果这样,明天他也走了。谢谢院长的同理心,还有可爱的惊吓表情。不过,这可是一个整体性的大问题,如果公部门没有调整好,永远找不到适合的人。

想想这个月,虽然脱离所谓名嘴生活,也依然是新闻素材,电视上还是常看到我的名字,不如就乾脆回电视圈了。还是谢谢院长、徐律师啰。

但未来就是恪守职业分际,虽不至像张爱玲说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媒体该做的,该言的,该监督的,一样都不会少,就像我十年前离开公务体系,回到媒体圈一样,做什么就要像什么、守什么分际,自然包括不洩露公务机密等等,一切跟十年前一样。

至于未来想做什么呢?考律师还是司法官呢?台湾光复节时,我以马英九被告出庭了,被司法体系百分之百惊吓到,终于明白为何520总统就职演说,提到司法改革时,掌声如雷了!

【上报徵稿】

上报欢迎各界投书,来稿请寄editor@upmedia.mg,并请附上真实姓名、联络方式与职业身份简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