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偶像运动会 >握紧幸福,只需一颗能看清爱的心 >

握紧幸福,只需一颗能看清爱的心

握紧幸福,只需一颗能看清爱的心

每个周末,公司的单身金贵们都要到星巴克喝一杯咖啡,吹吹牛,聊聊天。这也是她唯一能坦然地和程扬坐在一起的机会。


程扬是部门主管,人长得帅,品位也不俗。他喜欢穿浅灰色衬衣,习惯性地解开两枚纽扣,时尚随意,洒脱不羁,又有那幺一点点狂野。喜欢他的女孩子要排成队,几乎每个情人节他都会收到鲜花。


她短髮,黑边眼镜,混进任何一所大学,都会被误认为学生。后来她去了眼镜店,服务周到的店员将透明的博士伦放进她眼睛,递给她一瓶润舒:「记得用啊,不然很容易磨伤角膜的。」


公司里所有人都很吃惊:原来,她有那幺清秀的一双水眼睛。


因为镜片的磨损,她的眼睛经常有想流泪的冲动。分不清是因为博士伦,还是因为程扬,抑或是为自己偷偷的、不见天日的爱。


那个月,香港总公司突然袭击,要搞业务摸底考试。由于连续几天加班,她的眼睛又肿又痛,关键时刻博士伦竟然掉到地上。顿时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一只精巧的咖啡色眼镜盒推到面前,「戴这个吧」 ,是一向沉默的亚然。她摸索着戴上,度数刚刚合适。答完卷子,她把眼镜还去谢他。亚然低头涩涩一笑:「送你了,戴起来很舒服的。」


后来,她留长了头髮,换了流行的金色眼影,穿了美丽挤脚的尖头鞋,因为程扬说过他喜欢。或许每个女子都有那种蜕变的美丽吧。公司里的人都有种震撼的感觉,有时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直到后来做了程扬的妻子的她依然有种在梦里的不真实感。越是来之不易的感情越会小心地捧在手里,事实上她也是那样做的,就像捧着宝贵的水晶。


每晚临睡前,她都会为他放洗澡水,煲他爱喝的鸭掌百合汤,把熨好的衬衣放在他的床头……


可它还是碎了,碎得那样惨不忍睹,无法收拾。当她出差回来,看到程扬和年轻的女实习生拥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的那一剎那,博士伦被汹涌的泪水沖了出来。然后她听到一声清脆的破碎声,不知是博士伦还是自己疲惫的心。


她晕头转向地跑回家,跌坐在精心布置的屋子里,泪如泉涌。随后追来的程扬手扶门框竟无半点愧意:「我和她,不是认真的,你也不要当回事。」


环顾四壁,她才发觉一屋子满满当当的寂寞,不知道自己曾经是怎样在等待他加班的夜晚熬过来的。她眼睛肿痛地收拾衣物。在堆放杂物的竹篮里,她看到了那只蒙尘的咖啡色眼镜盒,用抹布拭凈灰尘。在眼镜盒的底座赫然用防水笔写着:让我做你的眼镜,同看红尘起落。


她抖抖地拿出那副眼镜——树脂防摔镜片,弹性防折眼镜腿,精巧玲珑的框架分明是女子样式,也正好是她的近视度数。亚然是费怎样的心思,跑多远的路,才能配好这副适合她的眼镜?她恍然明白,当初自己是多幺糊涂地忽略了一副舒服的眼镜和一颗深爱她的心。


爱情过尽千山万水,也不过是两个人的相依相扶;而找爱的女人需要的不是一副看上去美观的眼镜,而是一颗看透繁华看清爱的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