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偶像运动会 >28年前 黄万里对三峡大坝到底说了什幺话? >

28年前 黄万里对三峡大坝到底说了什幺话?

(作者黄肖路女士为黄万里先生之女)

今晨上“人民网”读到“中科院研究员:三峡工程将来最大的受害者是上海”:

2014年6月14日陈国阶在凤凰网评论频道与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联合主办的“三峡工程、水坝建设与环境研讨会”上,做了题为“三峡工程环境影响再认识”的发言。他在发言中说:“例如,泥沙对于上海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源,过去平均每年要伸出四十米,现在没有了。对上海有害的现在增加了。例如,长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沖刷等将加剧,对于长江口和东海渔业生态系统也将造成不利影响。”……陈国阶称,他在十年前就提出这个观点,即三峡工程将来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

陈国阶的这些观点,我的父亲黄万里教授早在28年前的1986年1月就在华东交通大学学报,1986年第1期(总第3期)的论文(见《黄万里文集》2004年自印版第213页至219页)《论长江三峡大坝的修建前提》中发表了:

……

二、论三峡大坝对流域自然地理的影响

长江出三峡,从四川挟带了大量的泥沙并沖刷了河底的卵石到中下游,在地质历史上建立了两湖三江沖积平原,而且仍在不断建立着苏北和上海浦东的滩涂;同时河口向海中延伸,相应地堆积起沙土,抬高着河床和两岸平原。右岸上海浦东400年前海岸线在今钦公塘位置,距今线约4公里,平均近期每年涨地10米;……合计江苏东疆每年造地至少十万亩,这个莫大的财富是长江从四川等地搬来的。在三峡大坝拦沙后,这些财富将不会如前增长,甚至会受海流冲击,海岸线有时可能退缩。

在中游当江水高涨,洞庭、云梦、鄱阳、太湖等湖泊起调节作用时,上游带下来的有机肥泥普遍施给了各省洼地,不断维持着有利的生态平衡情况。这在筑坝后不会再起同样的效用,是不利于农业和渔业的。

建坝后将截断部分泥沙流一两百年,将永远完全截断卵石流。江河水流原是有利于人类的自然现象,建坝对长江中下游造陆进展和生态环境起破坏的作用。

在陈国阶先生髮言的近22年前的1992年11月12日,三峡大坝开工以前,黄万里教授在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的信中(见《黄万里文集》2004年自印版第349、350页)也有以下的陈述:

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会江泽民总书记、诸位委员:

……

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建的,不是什幺早修晚修的问题、国家财政问题;不单是生态的问题、防洪效果的问题、经济开发程序的问题、或国防的问题;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的问题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川汉保路事件引起辛亥革命实为前车之鑒。

……

黄万里

清华大学1992年11月14日

黄肖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