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赛事预告 >握着菩萨的手 >

握着菩萨的手

    买了一束平安香,一对红烛,来到狼山上地位最高的菩萨面前献上,对于怎样拜菩萨我总是不太知道,拜了很多次还是不太知道,和尚领着我站在菩萨的面前。这是一尊坐着的菩萨。烛光中,和尚说:你摸摸菩萨的手.许三个愿。看到两个紫檀木的龙头,伸手去摸龙头。和尚说:不对,这是龙头。你摸摸菩萨的手,问:菩萨的手呢?和尚答道:在袖笼里。烛光中我不知道袖笼在哪里,和尚提起菩萨的袖笼说:你把手伸进去。于是我就把手伸进菩萨的袖笼。菩萨的手温润、光滑、细腻。自然地放着,却让人感觉到含蓄的力度。恍惚,摸菩萨的手,两只手摸两只手。努力想自己要许的愿,那愿如同散乱的轻烟、断断续续。此刻对菩萨手的感觉大于一切愿望,这是我触摸记忆中最舒适愉快的感觉,焦虑烦乱的心在这种感觉中变得宁静清澄。许了三个愿,鬆开了菩萨的手,往香台抽屉里放了钱。和尚给我一小片檀木,要我插在香炉里。说:香炉的烟灰里有暗火。我照做了,把一小片檀木插在了香炉里。很奇怪,每次拜菩萨的时候我都无法把自己的行为归属在宗教和哲学範畴,每次读禅宗秘籍总是把那些句子归属在哲学和艺术範畴里,很难把这几件事放在一个平面上。我同许多同龄的中国大陆的人一样,很难搞出信徒般的信仰来,无论对佛主还是对天主。我们曾经的信仰、我们对神的崇拜已经丢失在青少年时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时连自己都不能相信,我们还能相信谁?我们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四个字:真相大白。这点无论佛主还是天主都应该理解我们。我向菩萨许愿是功利而具体的。第一愿:希望父亲同意做PET/CT的检查。这项检查是自费的,价格非常之贵。过去的两个月中我从医生那里开了两张检查单,他都不同意做。PET是功能和代谢显像,是目前检测肿瘤及其转移灶最佳的影像学手段。父亲有父亲的理由:从前长期低工资,看病的钱已从工资中扣除,归在社会的公共积累里面……对父亲说:时代不同了,切不可硬扳。父亲还是不同意。但是不查清楚,医生拿不出对症治疗的方案。同父亲难以沟通,无奈之中上山求佛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